当前位置:首页 >>针灸知识 >> 基础知识 >> 正文

    沉睡两千多年的马王堆帛书

    日期:2009-02-05 15:30:43  

    在中医界一直有一个难题,那就是经络学说是怎么发展来的?因为在中医经典著作《灵枢·经脉》中,我们可以看到系统而完备的十二经络,并且几千年来,以至高无上的地位成为针灸的灵魂。但是我们知道,一种理论总有其发生、发展,逐渐成熟,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是经络学说不是这样,它一出现就是《灵枢·经脉》中的终极形式,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无数的医家都只是在阐释,从来没有谁发展,哪怕是怀疑过。

    经络到底是怎么来的呢?于是,人们开始猜测经络学说的起源,于是就有经络学说是外星人的杰作,于是就有是某些具有特异功能的人返观内视的结果,于是就有经络是古人将穴位一个个串接起来的线……种种猜测,不一而足。既然人们已经不知道古人们是怎样发现“经络”的,自然也就无法沿着古人的思路继续向前发展了,经络几乎成为了一门“绝学”。

    正当医学家们迷茫、绝望之际,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在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中出土了大量医学文献,人们以十二分的热情寄希望于马王堆文献中能够提供一些线索……

    时间指向公元1972年,这一天天阴沉沉的,马王堆考古小组正在准备对一号墓进行最后的发掘,人们紧张的工作着,等待激动人心的最后一刻,随着棺木的徐徐开启,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在这两千多年前的古墓里,埋葬的居然是一个“活人”,只见她面颊隐隐透着血色,皮肤依然富有弹性和光泽,当人们给她注射防腐液时,液体在血管中迅速的扩散开来,就像活人一样。我们听说过埃及的木乃伊,可是我们的先人们居然能将尸体保存两千多年,而宛如新葬,当真是惊世骇俗。很快“马王堆女尸”、“只有45克的罗衣”等字眼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世界,考古界震惊了,史学界震惊了……墓葬还在继续发掘,1973年发掘了马王堆三号墓。可是在三号墓中没有再发掘出古尸。

    三号墓中没能再发掘出一具古尸来,多少让人遗憾,可是专家学者们依然异常兴奋,因为三号墓发现了大量的帛书和竹简。凭借这些帛书和竹简,他们可以思接千载,和古人对话,了解古人们的心思,甚至可以解决几千年来无法解决的无头公案。事实的确如此,很快在国内掀起了一阵研究马王堆的热潮,甚至有了“马王堆学”的说法。

    马王堆帛书和竹简能够给“经络是什么”这一问题提供答案吗?

    人们惊喜地发现,马王堆三号墓的主人十分博学多才,对于各方面的知识都有兴趣,他为后人准备的书籍也非常广泛,涉及生活各个方面,各方面的学者可以各取所需。医学家们发现了《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一脉灸经》。

    面对这些古朴的文字,学者们异常兴奋,通过对比《灵枢?经脉》,他们发现了《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一脉灸经》正是《灵枢?经脉》的源头文献,发现了经络学说不是一蹴而就,也是一步一步发展完善起来的。针灸界的学者们开始对《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一脉灸经》进行紧锣密鼓的研究。在三十多年的研究中,不乏卓有成效的探索,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学者黄龙祥的研究。

    黄龙祥在《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一脉灸经》的研究中注意到,描述经脉循行使用频率最高的术语是“出”字,通过对比《黄帝内经》以及唐以前各古代文献,发现两种帛书中脉“出”的部位,绝大多数都是当时诊脉的地方。在这些诊脉的部位中,四肢腕踝部往往能够诊察远隔部位的疾病,并且与头面颈部的脉象变化相应。既然古人发现人体上下特定部位存在联系,必然探求两者之间的关系。这样古人们就将这些脉动处连接起来,于是就形成了最简单的经络。显然,这不同于一个个穴位连点成线。后来由于受阴阳学说的影响,人们开始将经脉与内脏联系起来,并且将起点延伸到了四肢末端,最后构建了经脉的循环流注的模式。黄龙祥的研究揭示了经络的形成过程,但是他的研究并没有就此止步,接着提出了来源于史学又高于史学的论断:经络学说的科学价值并不在于其循行路线本身,而在于由经脉循行图所示意的人体上下内外特定部位间特定联系的规律。

      点击看大图   

    帛书《足臂十一脉灸经》 

      点击看大图

    《灵枢·经脉》

     

     

    客观地说,由于文献的极度缺乏,我们无法再现经络学说起源的全部细节,或许,我们将永远都无法完全证明经络学说的起源,但是,毕竟我们向真理迈近了一步,开启了一盏照亮真实之路的明灯。

    我要投稿
    ×
    标题  *
    姓名  *
    联系方式  *
    E-mail
    内容
    附件
     
    联系人:胡老师 电话:010-64000409 传真:010-64000409
  •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广告合作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1996-2020 Acutime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05052180